首页 >> 抗战70周年

精华报特码玄机报:洛里因伤无缘出战德国,阿雷奥拉或将首发

标签:精华报特码玄机报 抗战70周年 顺德一中高中部 运动会宣传海报

“帮派圈”腐败:攻守同盟 圈地个人“独立王国” #标题分割#“帮派圈”腐败:攻守同盟 圈地个人“独立王国”

近年来的落马通报中,“打探巡视消息”“对抗组织审查”这些表述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。 个别违纪违法干部不甘在党纪法规面前“束手就擒”,从而上演了各种奇葩“戏码”:伪造借条、转移赃款、串供伪供、订立“攻守同盟”……凡此种种,虽然方式不一,但其“心无人民、对党不忠”的丑恶心态却暴露无疑。 说起如何“对抗组织审查”,就不能不提“霸气十足”的“津门武爷”:武长顺。

武长顺,曾任政协天津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副主席、党组成员,天津市委政法委副书记,市公安局党委书记、局长。

多年来,武长顺私下经营多家公司。

凭借手中的权力,他控制的公司承接公安交管部门项目,价格高于市场价,保障公司获得高收益。

他还授意下属利用公权力为他清除竞争对手。

武长顺占有股份的联华停车场有限公司垄断了停车场经营权,乱划线、乱收费,引发市民强烈不满。 据电视专题片《巡视利!方樯,2014年3月,中央第五巡视组在天津巡视期间,收到群众来信来电来访1万多件次,其中大量内容涉及武长顺。 甚至有人在举报电话里说:“查不查武长顺就是看你们是不是真的反腐败,这也是对你们中央巡视组的一个检验。 ”巡视组关注着武长顺,武长顺其实更在关注着巡视组。

他已经和亲信们提前统一口径,商量如何应对巡视组。 他不仅借中央领导名义威胁巡视组,还用手中握有的公安的特殊侦查手段,干扰巡视。

巡视组很清楚,这次面对的是一个掌握特殊手段的对手。 一边要坚决把线索找出来,一边必须严防对方察觉,这是一场不动声色的暗战。 为防止手机、会议被监听,巡视组在开会过程中故意打开收音机,制造干扰;还会用专门的仪器设备进行扫描,看是否安装了窃听器。

为了确保举报人的安全,巡视组还嘱咐举报人更换手机卡。

到巡视组接受约谈时,举报人甚至一路更换三次车牌。 看似平静无波的表面下,巡视组对武长顺问题的深入了解在有序进行。 2014年7月9日,中央巡视组向中共天津市委反馈巡视意见。

坐在台下的武长顺以为这次巡视已经顺利过关。 7月19日,武长顺的女婿出境办事,触发边控被拘,他本人才意识到情况不妙,匆忙从饭局赶回家中,召集手下做最后的挣扎。 武长顺说:“报表什么这些材料凡是跟家里面没关系的那些东西,全部给它用粉碎机粉掉了,东西都要拉走。 就是拉走一汽车,还没有都拉全。

然后呢我又开了一个会,我跟高管讲,中央要查我。 这样的话,你们反正也知道,(就说)股权也是你们的。

”但即便武长顺有丰富的反侦查经验,他所做的一切已经毫无意义了。

2014年7月20日,武长顺涉嫌严重违纪,接受组织调查,成为十八大后天津首位落马的省部级高官。 2017年5月27日,武长顺因犯贪污罪、受贿罪、挪用公款罪、单位行贿罪、滥用职权罪、徇私枉法罪被决定执行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。

严防“灯下黑”,才能“自身硬”。

但近年来,作为监督执纪者,一些纪检监察干部也与落马官员一样,沦为了攻守同盟的一部分,成为泄露案情关键信息的“内鬼”。 袁卫华,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处长。 这名37岁的处级干部虽然职级不高,但违纪行为却非常恶劣。 作为家乡的高考状元、北京大学法学院高材生,袁卫华大学毕业后直接考入中央纪委机关工作,曾经参与查办过慕绥新、马向东、武长顺等大案要案,也曾经立功受奖。

但他不止一次将工作秘密拿来做交易,最终却走向犯罪的深渊。 据中央纪委反腐专题片《打铁还需自身硬》透露,2014年到2015年,袁卫华在天津查办相关案件时,天津原市委代理书记黄兴国曾主动多次与他接触,请袁喝酒、吃饭,赠送名贵手表等贵重礼物,并打探武长顺案、杨栋梁案的相关信息,同时套取、打探关于他本人的一些问题线索。 对于黄兴国的“需求”,袁卫华都一一奉告。 “是举报信,知道有这个事儿,我就先口头给他讲的。 他说你能不能给我看一眼,我说行。我说哪天回去了我给你拿过来。

我想和他处好关系,然后通过交往以后我希望通过找他要点工程。

”黄兴国任职的地区,属于袁卫华所在的第六纪检监察室对口联系的地区之一,袁卫华因此有机会掌握反映该地区党员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。 而第一次泄密,就换来了一个超乎他想象的大工程。 多年来,袁卫华利用自己的权力,承揽到总金额超过10亿元的工程项目。 “真的特别后悔做这些事情。

一方面反腐败,一方面腐败,这个确实是自己觉得挺后悔、悔恨的一件事情。 ”就在2015年被立案审查的前几天,袁卫华还为父亲运作拿到了两个工程。

《中国共产党章程》规定,党员必须维护党的团结和统一,对党忠诚老实,言行一致。 对抗组织调查,就是对党不忠诚、不老实的表现。 诸多案例证明,在完整的证据和铁一般的事实面前,“挣扎”只会是徒劳,过分的“反抗”更是错上加错。 面对组织调查,主动交代问题才是违纪人员的唯一选择。 十八大以来,为推进全面从严治党,中央创造性地提出了监督执纪“四种形态”,强调抓早抓小、动辄则咎,防止小问题演变成大问题,切断“破纪”走向“破法”的通道。 对因一时糊涂走了邪路或犯了错误的党员干部,采取谈话、函询等方式对有关问题和反映进行调查核实,并视谈话、函询对象的态度确定处理意见,体现严管就是厚爱,最大限度地教育和挽救干部。

而一段时间以来,“主动投案自首”正成为热词,越来越多的违纪违法党员干部选择迷途知返。 【小结】:“团团伙伙”也好,“拉帮结派”也罢,归根结底离不开一个“私”字。 “小圈子”与利益攫取之间相生相长,在不断扩张的欲望推动下,任何期望通过“小圈子”来实现一己私利的人,在享受其带来的一时快感之后终将受其反噬。

虞海燕、武长顺之流莫不如此,“石油帮”“秘书帮”之类也概莫能外。 “干部都是党的干部,不是哪个人的家臣。

”习近平总书记的告诫,广大党员干部应当铭记,党内决不允许搞团团伙伙、拉帮结派、利益输送,绝不允许自行其是、阳奉阴违。 更应永远明白,真正的“护身符”,不是“哪条线”“某圈子”“谁的人”,而应该是心中那把遵纪守法的戒尺。

(本期组稿杨亚澜文字素材来自人民日报、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、中国纪检监察报、检察日报等)(责编:杨亚澜、高雷)。

文章来源:http://gaolan.zhongte86556.cn/9389

标签:抗战70周年,顺德一中高中部,运动会宣传海报